山東能源史話

當前位置: 首頁 企業文化 山東能源史話 正文

京劇大師梅蘭芳與陶莊礦工有個約定

發布日期:2016年10月13日    孫卓龍    
  棗莊礦區的陶莊煤礦原是1924年棗莊中興公司興建的一個分礦。1948年11月5日解放時,嶧縣人民政府組織臨時接管委員會,委派曾擔任過鐵道游擊隊副大隊長的王志勝主持接管工作,該礦是棗莊礦區最早恢復生產的礦井。新中國成立后,國家重視陶莊煤礦的擴能改建,1949年11月破土興建北大井,到1958年,陶莊煤礦的職工增至9200余人,年產量達到111萬噸,成為當時棗莊礦務局最大的礦井。
  因陶莊煤礦生產經營紅紅火火,職工收入高,社會人氣旺,逐步發展成為棗莊西部重鎮。為適應廣大職工對文化生活的需求,礦上建成職工俱樂部,于1955年正式投入使用。俱樂部設有較高檔次的劇場、圖書館和棋牌室等娛樂配套設施。劇場里經常放映電影,舉辦職工業余文藝演出活動,還經常邀請專業文藝團體到俱樂部公演。建國初期,各類專業劇團很多、很活躍,如濟寧專區豫劇團、商丘專區豫劇團、滕縣柳琴劇團、河南梆子劇團等經常到礦演出。后來曾主演過京劇《龍江頌》的李炳淑(當時在安徽宿縣京劇團)多次到陶莊礦演出。戲曲名角崔蘭田、閆立品、馬金鳳、常香玉等也曾到陶莊煤礦俱樂部登臺表演。聽的戲曲多了,看的名角多了,職工的文藝欣賞水平越來越高了,“戲迷的胃口也吊高了”。有的職工戲迷在井下休息時議論:“咱啥時候能看到國家名角梅蘭芳的京劇演出啊?”本來是幾個戲迷的議論,結果是你傳我,我傳你,“邀請梅蘭芳到陶莊煤礦演出”就成為大家的共同企盼。這話傳到礦工會和俱樂部主任那里,他們為滿足職工戲迷的這個愿望,把邀請梅蘭芳赴陶演出列入議事日程,派人四處打聽梅蘭芳的信息,尋訪邀請梅蘭芳的路子。
  1958年初,從徐州市文化局傳來消息:梅蘭芳率京劇團從南方一路北上,計劃在安徽合肥演出結束后,再到江蘇徐州市演出一周。徐州市政府有意邀請梅蘭芳到賈汪煤礦演出,以示對煤礦工人的關心和厚愛。陶莊煤礦的職工得到這一消息后,群情振奮,紛紛給梅蘭芳先生寫邀請信,誠心邀請他到離賈汪煤礦僅有70公里的陶莊煤礦演戲。戲迷們寫的邀請信洋洋灑灑,共有200多封,收集起來裝了一大包。礦俱樂部主任安排年輕的丁培基干事背上這個“心愿包”,先到徐州市文化局聯系,征得他們同意后,帶上文化局的書面建議直奔合肥,請安徽省文化廳代為轉交給梅先生。
  此時,中國京劇團正在合肥新建的江淮大戲院進行公演。第二天下午,安徽省文化廳文藝科通知盼望回復的丁干事,晚上六點到大戲院后臺小客廳,梅先生的秘書許姬傳約見。當丁干事找到戲院后臺與許姬傳見面時,梅蘭芳也在小客廳出現了。他從許姬傳手里拿過自己親筆寫好的信交給丁干事,滿臉笑容地說:“請轉交陶莊煤礦的工人兄弟,這次不能實現這個愿望了,將來一定會有機會的。”又說“我馬上要去化妝,待會兒,請過去看戲吧!”說完,就匆匆進了化妝間。許秘書說:“你是從鐵道游擊隊故鄉來的客人,今天坐嘉賓席。”丁干事被安排坐在最前排,欣賞了梅蘭芳的精彩表演,激動地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
  丁干事回到陶莊礦后,向領導匯報了邀請過程,呈交了梅蘭芳的回信。梅先生在信中親切地寫到:陶莊煤礦的工人兄弟們:你們忘我的艱苦勞動給全國人民送來了光明和溫暖,給國家的社會主義建設增添了動力,你們可敬、可愛,是我們學習的榜樣。這次我們劇團,從北京南下,又一路北上,為工農兵演出。本想多去幾個工礦區,向工人兄弟學習,但有外事任務,急于返京,這次只能抱憾、致歉了。今后,只要我們再從津浦線經過,一定想辦法到礦上看望大家,和煤礦工人兄弟團聚。這封情真意切的短信,表達了京劇大師梅蘭芳對煤礦工人的尊重和熱愛,凸顯了梅先生對工人群眾的深情厚誼。這封信,在陶莊煤礦大門口的櫥窗里展覽了三個多月。
  從梅蘭芳先生親筆給陶莊礦工寫信,到他1961年8月仙逝,僅有三年多的時間。梅先生雖然沒能實現他與陶莊煤礦職工團聚的約定,但他不負自己的承諾,通過業界內部溝通協調,安排全國“京劇四大名旦”之一的荀慧生、京劇“四小名旦”之一的許翰英、著名銅錘花臉金少臣等國家級名角先后率團到陶莊煤礦俱樂部演出,表達了對煤礦工人的慰問之情,著實讓陶莊煤礦的戲迷們過了幾把戲癮。
  
政府機構
中央企業
能源行業
主要媒體
如何通过人脉赚钱